助长阿片类药物滥用 强生被罚5.72亿美元助长阿片类药物滥用 强生被罚5.72亿美元

助长阿片类药物滥用 强生被罚5.72亿美元
美国医药巨头强生又被罚了,这次的罪魁祸首是阿片类药物。在美国,泛滥成灾的阿片类药物早就成了众矢之的,制药商和经销商们被口诛笔伐。强生只是其中一例,虽然罚款数额远低于此前的预期,但作为第一起被裁决的相关案件,此次无疑给心存侥幸者敲响了警钟,在滥用与合理使用之间,那条明显的界线不可模糊。  当地时间26日,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的法官塔尔德·巴尔克曼裁定,强生公司故意淡化风险并夸大阿片类药物的益处,欺骗医生开了过多的阿片类药物处方,从而造成该州阿片类药物成瘾危机,因此强生公司必须支付政府应对成瘾率和过量用药激增的成本,被判赔5.72亿美元。  在此前的5月,强生公司被俄克拉荷马州检察官告上法庭,并寻求高达175亿美元的罚款。在诉讼中,俄克拉荷马州的律师们认为,强生开展了为期数年的营销活动,助长阿片类药物的流行。对此,强生公司予以否认,称公司旗下的止痛药只占俄克拉荷马州阿片类处方药物的一小部分。  据悉,阿片类药物包括可卡因、美沙酮、吗啡等,主要用于镇痛,长期使用易使人成瘾。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显示,1999-2017年,美国有近40万人死于阿片类处方药物的过度使用。俄克拉荷马州的律师称,自2000年以来,俄克拉荷马州约有6000人死于阿片类药物过量。  遭到诉讼的不只是强生。今年3月起,俄克拉荷马州检察官就陆续对三家阿片类药物生产商——美国强生、美国普度制药、以色列梯瓦制药提起诉讼。除了强生以外,其余两家药厂均已认罪,并与检方达成和解,分别支付了2.7亿和8500万美元的和解费。  相较于检察官要求的175亿美元,5.72亿美元的金额已经低了很多,这也成为强生股价不跌反涨的主要原因。当天,强生股价上涨了5%以上,其他阿片类药物生产商也受到提振,梯瓦制药上涨5%,EndoInternational上涨3%。富国银行分析师DavidMaris指出,法官的裁决被认为是相关股票的利好。  虽然裁决落定,但强生公司的态度依然强硬。在发给CNBC的声明中,强生公司总法律顾问厄尔曼称:“杨森并未导致俄克拉荷马州阿片类药物危机,无论是事实还是法律都不支持这一结果。我们认识到阿片类药物危机是一个复杂的公共卫生问题,我们对所有受影响的人深表同情,正在寻找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的方法。”  “对强生来说,这是一场失败,因为它验证了试验理论,即制药公司可能要为其药物营销造成公害而负责。”伊丽莎白大学法学教授伊丽莎白·伯奇同时也表示,这也是部分胜利,“因为法官没有命令他们支付170亿美元。”  就阿片类药物的具体销售情况及会否提起上诉,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强生公司媒体联络中心,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具体回复。  虽然强生否认自己是罪魁祸首,但在美国,阿片类药物的滥用几乎已成为公认的事实。《华盛顿邮报》的一篇调查报道中指出,2006-2012年,美国市场流通共计约700亿片阿片类药物,供应量大大超出民众的实际需求。如肯塔基州克林顿郡人口约1万人,当地阿尔巴尼镇一家小药店采购阿片类药物近680万片,相当于全郡人均年消费96片阿片类药物。  滥用的后果有具象的数字可以证明。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对2017年意外死亡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,过量服用阿片类药物致死的可能性是1/96,超过了车祸致死的可能性1/103。该委员会发言人毛琳·沃格尔说:“阿片类药物危机对许多人来说仍然是一个抽象的问题,他们相信这不会发生在他们身上,或者他们及其家人不会面临这个风险。”  但事实是,占全球人口5%的美国消费了全球80%以上的阿片类药物。  北京商报记者陶凤汤艺甜